•文芳   採訪整理

jnX音樂敬拜事工 (joyful noise Xpress) 是在三藩市灣區一群來自不同教會背景及種族的義工組成,主要為操國,粵、英三種語言的教會及機構提供有關敬拜音樂訓練課程及主領敬拜或佈道音樂聚會。曾經接觸過這個機構的人都會發現,他們很強調「驢子」的身份,他們笑謂《jnX》的事工是一個複製「驢子」的事工,所以他們的義工名為「喜樂的驢子」(joyful donkeys)。他們除了在三藩市灣區及美國本土服事外,也曾多次到海外宣教及培訓,足跡遠踏新加坡、馬來西亞、東北印度、印尼、香港、中國及臺灣。每到之處他們都分享一個「驢子」的故事。這個故事很有意思,也許您也聽過,但無妨再聽重溫!

話說有一天一頭小驢子興高彩烈地跑回家找媽媽,牠禁不著喜悅的心情叫著:「媽媽、媽媽」,驢媽媽便問牠:「孩子,為甚麼今天您這麼興奮?」小驢子便說:「媽媽,我一定要告訴您今天發生的事!今天我正在路旁休息吃草,有一個人來解開我的繩索,帶我進城去,不但如此,他還帶我去城中心的大街,很多人出來歡呼迎接我,媽媽,我真的很高興,您知道嗎?我成為超級巨星了!」驢媽媽便回答說:「孩子,他們歡呼迎接的不是你呀!而是坐在你背上的主耶穌基督!」這個故事很有提醒作用,正如《jnX》的創辦人及總幹事陳志傑弟兄(Anthony Chan)說,我們作事奉的人,特別是在台上的敬拜隊,要特別小心,我們很容易成為焦點,以致忘記自己驢子的身份,榮耀頌讚全都是歸給我們的主!

唱出不朽愛歌

我發覺《jnX》的驢子文化從他們機構開始成立時已有存在,我記得幾年前第一次認識陳志傑弟兄,是因為我被他在「愛的啟程」CD (他的首片個人專輯) 封底的照片抓住了,我問自己他真的是中國人嗎?怎麼搞的?幹嗎把頭髮全都染成白色?就是這些疑問驅使我用心地聽他的歌…

「我其實很孤獨;我其實感覺無助…」,「…將一生作奉獻,唱出不朽愛歌;將一生作奉獻,把福音努力傳播…」歌聲中洋溢著對主那份深厚濃烈的感情,自然地帶我進入這位福音創作歌手的世界。

一頭天然灰白長髮,散發著成熟、瀟灑、飄逸的藝術家氣質,集作詞作曲家、歌手、影視製作人、聲樂老師、敬拜領袖於一身的陳志傑,是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七歲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自小他與音樂就好像不能分割一樣,聽到一些歌曲便可以跟著唱起來,他也很喜歡彈琴,但由於家境清貧,他要多番請求,媽媽才給他買了一座二手鋼琴,並開始學習彈琴。後來他在教會指揮詩班,在銅樂隊吹喇叭,十四歲時為一位宣教士的短歌,加作了曲和詞,使之成為一首完整的詩歌,這是他第一次作曲。熱愛音樂,關懷社會,雖然他的事奉心志很強,但走上現在這條音樂事奉的路,成為「敬拜的宣教士」,順服為神差使的「驢子」卻有神奇妙的計劃。原來神要使用的,必先經過壓碎、修補、重整和堅立,但神並沒有叫他孤身上路,反而給他一份貼心的禮物,伴隨著他一起到美國領受神為他設定的訓練課程。

親密伙伴

認識陳志傑的朋友都知道,要提及陳志傑,話題總不能離開他的太太李小玲(Isabella),這個一直在他背後支持他的女人,在事奉路上,是他親密的伙伴和代禱者。據聞他們當年的婚訊是突然而來的,兩人從決定結婚到結婚,只不過是個半月的時間。原來Isabella自小就尋問神的心意,渴求聽到神的聲音,其實在他們認識之前7年,神已開始讓Isabella知道將來的伴侶是個怎樣的人,經過她不斷求問,後來神在她一個夢中,把Anthony的樣貌顯示出來,自此她就認定這位神所配合的終生伴侶。

雖然如此,他們的婚姻也曾經歷低潮及波折,甚至想到分手,但他們堅持在神面前的誓約,同心攜手,互相扶持走過崎嶇的窮途末路,直到神的呼召第二次臨到;須在負債纍纍的情況下,決定以剩餘的生命作獻祭,憑信心踏上事奉之路。

“忙”不了的呼召

1990年在美國三藩市灣區,神透過四位傳道人向陳志傑夫婦說話,其中提到他們倆要成為一組合(team)到不同的國家及島嶼建立培訓中心。三年過去,陳志傑夫婦沒有見到神打開服事的門,等得不爽,於是用自己的方法做生意賺取金錢支持事工,結果一敗塗地,遭人欺騙,還欠下了一筆高達六位數字美金的債項。

為了儘快償清債務,陳志傑夫婦每週工作7天,每天工作至少12小時,期間雖然也有參與敬拜及音樂的事奉,但因為忙於多份工作,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思想神給他們的呼召。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們只覺得前路愈走愈灰暗,身心疲累,失見證,不想向人傾訴,只有在夜闌人靜時兩人一起流淚呼求神。

1998年12月,陳志傑有機會到臺灣短宣,但考慮到他要工作還債又沒有旅費,想打消去念,但禁不住聖靈多番的催促,於是憑賴信心夾著擔心隻身上路,就在聖誕節那天,當他在台上唱詩歌時,清楚地聽到神的聲音:「這就是我呼召你要作的工。」終於陳志傑踏足在一個島嶼作衪的工,回應了八年前神藉四位傳道人對他所說的話,這個事工便成為後來 (在2001年)正式註冊的《jnX音樂敬拜事工》。神也同時要他著手製作CD專輯,就是1999年同時推出國粵英三個版本的「愛的啟程」。他說出版他自己創作的詩歌,確是他多年的心願,但一直都不能完成,也許多少帶有驕傲自我炫耀的成份,唯獨當一個夢想變成為一個呼召,所有的門便自然地敞開了。

體驗神的大能

神工作的時間很特別,我記得陳弟兄說:「當我們覺得自己甚麼都齊備的時候,神不使用我們,但當我們失去所有的東西,只留下我們的心和生命時,才蒙悅納。」神真的以最徹底的方式來引帶他們,教導他們學習如何在信心的邊緣過落實的生活。

對於一個基督徒「信心」並不是一個陌生的名詞,但陳志傑夫婦領悟到「信心」要行出來是冒著危險(taking risk)的。原來神在他們身上行了很多奇事,叫他們完全地經歷到神的信實和大能,這就是他們事工的原動力。當我細聽Isabella訴說她的故事時,我的心跳也自然加速,極得著鼓舞和安慰。

有一段日子Isabella心中不斷聽到有聲音叫她看婦科醫生,雖然她不甚明白,但也順服地去看醫生,結果發現她子宮內有個腫瘤(cyst)。由於他們沒有醫療保險,就聽從一位朋友的意見,參加了一個醫治的聚會。當講員邀請有腫瘤的人到台前祈禱時,Isabella剛離開座位,就覺得肚腹內起了顫動,但心中覺得很平安,祈禱完畢便回家。當第二次再檢查時,醫生說腫瘤已經消失了。事隔一年,Isabella滑倒在地上跌破薦骨,痛楚非常不能走動,他們沒有錢付醫療費,兼且當時陳志傑的工作也無法讓他留在家中照顧她,Isabella只好躺在床上,聽敬拜詩歌及流淚禱告。一天下午,她正入睡卻感受到震動而驚醒,她心裡想如果是地震的話,她就完蛋了,不能行怎能逃生呢!很快她就發現房中的其他物件絲毫不動,只有她的床墊在震動,然後她感到有股暖流在她背後走動,這樣一星期內,她便可以如常走動。他們說如果當年他們有錢的話,他們便無法體驗神這兩次大能的醫治。因為他們肯定會立刻打聽城中醫術高明的醫生,及找最好的醫院求診,但這遠不及一個向天上直通的“求助熱線”來得妥貼及完全。

不看環境只看神

他們真的有很多不尋常的經歷,我邊聽邊打量他們,只見一雙充滿喜樂滿足的臉龐,以積極的態度面對人生的挑戰,在他們身上我怎樣也看不到半點背負重債的憂愁。《jnX》成立至今只是短短三年,我知道他們的服事是義務的,從沒有要求酬金,也沒有資金支付同工薪金,但他們如何支付那麼多短宣旅程到各地作培訓工作?神給了他們怎樣的學習?以致他們雖然從負數(欠債)開始,仍然可以繼續前行。

1999年初,他們得知有一個到新加坡服事的機會。雖然陳弟兄不久前在臺灣再次聽到神的呼召,但不竟現實的工作及經濟的壓力令他們透不過氣來,一直不敢作出任何的決定。有一次神藉著牧師的講道「不要閣置神!」(Don’t put God on hold!)大大觸動他們的心,於是他們對神說,從此他們不會再看自己的經濟狀況,無論神差他們去那個地方,他們都願意去。話雖如此,細想之下,實際的難度甚高;他們去短宣不工作,那有足夠的金錢支付債項及利息,更何況還要籌集旅費。再者Isabella根本沒有任何旅遊證件,她已申請入籍為美國公民,但足等了18個月,並無消息,怎樣離境與陳弟兄成一組合作神的工?

但神確是一位垂聽禱告的神,在衪並沒有難成的事。在4月23日早上8時,Isabella接到一個很有禮貌帶著歉意的電話,對方自稱是移民官,想請Isabella到移民局見面,他還給Isabella選擇見面的日期及時間,(接觸過移民局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於是陳志傑夫婦在26日早上7時踏進那移民官的辦公室,由於Isabella仍在思想整件事的發生,以為自己在幻覺中,故此錯答入籍公民的問題,但移民官說他知道Isabella根本知道答案的,所以給她合格評分,並囑咐她下星期出席宣誓儀式。過了數天,他們還未收到移民局的正式通知,焦急之際,那位移民官又來電,他說他知道給Isabella的通知信仍未寄出,怕她收不到文件而失去了那次宣誓的機會,所以會把文件傳真給她。宣誓後大概一星期,Isabella得到美國護照;在他們要出發往新加坡前一星期,神藉一位非信徒提供了他們的旅費。自此之後,他們到過很多不同的地方,正如陳志傑在《jnX》網站上所寫的:「當我們全心回應神的呼召,全心仰賴祂的供應,事奉機會的大門便為我們敞開,遠超乎我們所想所求。」

從《jnX》網站的事工記錄看到他們團隊的事奉早已跨越美國,超越了宗派,也不受限於華人的教會及團體,每年神都加給他們一個新的國家,最近他們也收到非洲、菲律賓及巴西的電郵邀請。製作方面,自「愛的啟程」後,出版了國粵版的親密敬拜詩歌「讓我親愛祢」,以及今年二月剛推出的「等…」專輯。

敬拜是一種生活

其實我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陳弟兄本就可以作福音歌手罷了,為何要是敬拜及培訓的事工?除了是呼召外,到底他對敬拜有怎樣的看法?他知道這世界一切都要過去,將來到了天堂只有一件事可以幹,就是晝夜不住敬拜到永恆。他覺得現在很多教會採用現代形式的敬拜,很容易把焦點從神轉移到音樂形式、樂器及器材各方面,而忽略了敬拜的真意。敬拜是一種生活,並不在乎形式,而全在乎與神的親密關係。神要我們作一個真誠的敬拜者,不單是用口來讚美祂,更要全人投入身體力行在生活上去見証榮耀祂。

在現今講求利益物質主義掛帥的社會,我看到一個相反的生活形式,陳志傑夫婦忠心跟隨主腳步,他們仍是過著手停口停的日子,全職工作償還債務,也全時間事奉,陳弟兄說:「我真的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償清債款,也不知道我們將來年紀老邁的日子怎麼過,但我相信神會供應我們所需,我們沒有儲蓄也沒有退休計劃,但我們有的是屬天的全天候保險。我們會憑信心過活,多少年來,人家給我們衣服穿(新與舊),我們從不用擔心衣服是否合潮流;人家請我們作客,我們吃得很好。我們結婚十六年來,從沒有時間和餘錢去旅遊,但短宣期間,總有空閒時間,很多時當地的會友都會帶我們出外走走,我十分感謝他們…」,我無言回答,腦海中不期然湧現了他「等…」CD中「不捨不棄」的歌詞「…仍然信靠永遠都不捨棄,完全順服盡力的緊靠著祢,喜與悲全憑有祢同行,憐愛心中緊記;原來有祢對我不捨不棄,但願我永歸於祢,永不退避,用心去行這旅程緊靠著祢!」

感謝神讓我認識到一位活出敬拜讚美的生命,不斷努力回報神的愛,不畏艱苦,順服地討神喜悅的「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