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是祝福

其實我本身大概在高中的時候 (十四五歲) 便在教會參與敬拜小組的服侍,包括領詩、彈琴、彈低音結他。我在十多年前開始參與 jnX 的音樂事奉,在這個團隊中我也是其中一位主音歌手,也有彈低音結他。我也有參與錄音的工作,其中幾首我有唱的歌包括《沙漠開江河》《走出溫暖窩》

其實我是由 2014 的暑假開始就發覺身體有一點兒不妥,尤其是在說話與聆聽方面。直至年尾的時候,因為影響到我的工作(我是一位老師)。我說話不清楚就要去看醫生,那時候醫生驗證我有一個病,名為「重症肌無力」。

「重症肌無力」這個病最主要是影響我的肌肉。很簡單、日常我們想也不用想便做到的事,我很困難地才能做到,甚至無法做得到… 例如:刷牙,我的手不會有力去刷。穿鞋,我們很容易把腳放進鞋中,但我要用手抬起我的腳放進鞋中才能穿上。 喝水的時候,我很容易會被水嗆著,因為我不能吞嚥,令到我服藥也非常困難。如果不能服藥,我的病情又不能控制,更加是因我不能吞嚥。所以我進食是很有問題的,導致我身體變得瘦弱起來。例如:跟人聊天時,其實我喜歡跟別人聊天的,但因為我在與人聊天時不能「笑」,其實很尷尬,因為會令人覺得 Helen 是不在生氣呢?

如果你現在問我,身處在逆境當中怎樣去面對?其實是讓我自己不斷去思考:究竟我認識神有幾深。很多時候我也會問神「爲什麼」,爲什麼祢要把我最喜歡的東西拿走。我很喜歡唱歌去…去讚美祢、去敬拜祢,為什麼祢不… 為什麼我不能像以前一樣去做這件事?

但最近有一位朋友跟我分享,在約翰福音第九章,門徒也問耶穌「爲什麼」。爲什麼這人天生就是瞎眼的?但耶穌的角度不是去解答我們的「爲什麼」… 耶穌的答案其實是跟門徒說,神可以怎樣透過這件事去彰顯祂的榮耀。

當我看見這個故事時,是一個很大的提醒與鼓勵。因為…雖然我很想知道「爲什麼」,我也覺得神應該告訴我「爲什麼」,但是…其實我知不知道「爲什麼」也不重要,因為我知道的是神一定會透過我,將榮耀歸給祂自己。

因為我現在暫時不能唱歌,教會的敬拜小組服侍我也暫時不能做到,但這不代表我不能去服侍神和弟兄姊妹。其實我本身很喜歡說話,但現在不能說話… 不過我感謝神,讓我在文字上做服侍的工作。例如在 jnX 裡,我能幫忙做一些翻譯的工作。還有,我很感謝神的是… 祂讓我有機會透過 Email 或短訊去鼓勵一些弟兄姊妹。很多時候因為服藥的問題,晚上我會失眠。晚上失眠的時候可以做什麼?就可以想起要為哪一個人祈禱。看起來好像是很小的事情,但我感謝神給我一個機會,透過我這一個不完全的人,仍然可以成為別人的鼓勵。

我想在這四年當中,我自己在學習的功課是:原來我可以選擇怎樣去面對 (逆境)。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選擇用一個看到結尾的心態,去面對我現在的逆境。在這個病裡面,我反而… 真的老實說,更加看到神真的在憐憫我,還有怎樣去保護我和愛我這個罪人。

(在錄影後的第二天,我們收到 Helen 的語音錄音)

早上起床時,我在想,我對神的認知和神學觀,真的有著很大的蛻變。如果因為透過這個逆境而可以令我更明白神和對祂的愛更深時,分享時也是給我自己一個提醒,也是在鼓勵我自己。因為一路分享時,我真的在確信著我所宣講的事情,很感謝你們讓我有這個機會去分享。

(按此收聽歌曲《逆是祝福》)

Helen Lee
jnX 美國成員
2018年9月10日

1分鐘故事

Copyright © 2001-2016 joyful noise Xpress, Inc.
Top
Follow us: